荷本(北京)大药厂有限公司

荷本服务

关于防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的反思

分类:荷本服务点击:1639 次发布:2015-03-10

   摘要: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又名“猪蓝耳病”,国内外猪场受其肆虐者众多,损失极其惨重。据说刷新中国养猪人血泪史的“猪高热病”也是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所致。笔者不才,试图剖析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的危害、特性和传播途径,反思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的防控措施,以为从根本上防控该病尽点绵薄之力。

关键词: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防控,反思

    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是目前对我国乃至世界养猪生产困扰最大的原发性疾病。危害养猪生产的其他疾病基本上都有相对统一的防控处理意见,而对于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的防控却长时间处于争议状态。虽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防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的路不管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走得都已经不算短了,我们还反复“检验”,甚至不惜为此付出血的代价,真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还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笔者著此拙文别无他意,仅期抛砖引玉,迫切恳请相关专家为中国老百姓口中的“猪肉”计,为中国猪业健康持续发展计,切实总结养猪生产中有关防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的宝贵实践经验,不吝帮助多灾多难的中国养猪生产解此“蓝耳”(或“高热”)之围。

一、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的危害

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主要侵害猪体的巨噬细胞系统,特别是肺泡巨噬细胞、卵巢卵泡中的巨噬细胞、生精小管上皮生殖细胞及其间质内的巨噬细胞,使感染猪的免疫力降低,造成多系统多器官疾病,如病毒血症、间质性肺炎及种猪繁殖障碍等。阳性公猪精液往往持续性带毒,严重者精液品质下降,非正常精子或死亡精子比例升高,母猪使用这些精液时受孕率低甚至不能受孕;阴性母猪因使用阳性公猪精液而被感染;而阳性母猪往往因感染时间不同而表现有所差异,如空怀母猪发情障碍、配种母猪返情率高、受孕率低、妊娠中期感染产木乃伊胎、妊娠后期流产或产死胎或弱仔或先天性带毒仔猪;先天带毒或出生后早期感染的仔猪往往比较虚弱,更易发呼吸道疾病,死淘率会大大增加,耐过猪则持续感染和排毒;阳性生长育肥猪则多呈免疫抑制状态。

二、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的特性

1、变异性

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是单链RNA病毒,和其它RNA 病毒(如爱滋病病毒、SARS病毒、流感病毒、口蹄疫病毒、猪瘟病毒等)一样,PRRSV具有高度变异性,从而表现出毒株的多样性。不同的毒株对免疫的敏感性表现各不相同,这种差异的存在使PRRSV的变种侵入机体时可能不引起猪体的免疫,所以这种变异对PRRSV在猪体内的生存来说是有利的。

在毫无联系的母猪群之间,PRRSV毒株有很大的差异(Yuan1999Lager1997)。与从没有联系的猪群中引入感染猪后发生毒株基因组变异相比,在封闭猪群内的PRRSV基因突变是次要的(Roberts1999Mahlum2001)。这说明PRRSV在封闭生产系统内也会发生变异,但不同PRRSV毒株侵入该系统后,PRRSV的变异会更加活跃。

2、交叉保护低

一些PRRSV毒株可以感染一些没有被这些毒株感染过的猪群,即新毒株会对阳性猪群造成新的感染(Mahlum2001Roberts1999)。由于感染多个PRRSV毒株的不同母猪的存在,一些母猪会立即处于失控状态(Dee2001)。也会出现引进的后备母猪对PRRS的免疫力和原来猪群中的PRRSV毒株不相容的现象(Roberts1999)。这意味着“充分暴露”并不能保护猪群不被新的外来PRRSV毒株感染,当有PRRSV新毒株进入猪群时,建立同步免疫即不太可能。

3、免疫抑制与持续性感染

PRRSV嗜好在猪巨噬细胞、单核细胞等免疫相关细胞中复制增殖,导致机体免疫细胞损伤或数量减少,通过细胞免疫对侵入机体的病原体(包括PRRSV)的清除能力下降或丧失,从而利于各种病原体在被PRRSV感染的猪体内长期存在,表现为持续感染和长时间对外排毒/菌。Bierk等实验证实,于感染213 天后还是可以在经产母猪的扁桃体内测出PRRSVBloemraad等也在感染后92 天仍表现毒血症的公猪精液中分离到了PRRSV

4、抗体依赖性增强

PRRSV在体内外均表现抗体依赖性增强作用(ADE)。在某些情况下,机体免疫反应产生的抗体不但不能控制PRRSV,反而会促进PRRSV的复制增殖,加重感染的程度。如妊娠后期的胎儿已出现主动免疫应答,但此时形成的抗体对跨胎盘感染的PRRSV的增殖具有促进作用,这可能是母猪妊娠后期流产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保育仔猪对PRRSV易感性高与其体内存在亚中和水平的母源抗体有很大关系。

三、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的免疫防控

目前国内的确“烤”出免疫防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这块大蛋糕,“合法”分吃这块蛋糕的主要是国产PRRSV灭活疫苗、国产PRRSV弱毒疫苗及进口PRRSV弱毒疫苗,还有趁乱“偷嘴”的“非法”黑心疫苗。

从理论上说,使用灭活疫苗的确没有太多安全性隐患,至少不存在散毒的危险,但灭活疫苗只能刺激机体产生较弱的体液免疫反应。体液免疫虽然能提供一定的保护力,但要清除巨噬细胞内的PRRSV,也只能是隔鞋挠痒。抗体在猪体内有一个消长的过程,当抗体水平降至较低水平时,由于ADE作用,可能导致所感染的PRRSV在体内的持续性存在,造成长时间的病毒血症。

PRRSV弱毒疫苗的安全性令人担忧,国际上已有应用活疫苗引起发病的证据(杨汉春,2005)。疫苗可以减少攻毒后的病毒血症,但是PRRSV的传播并没有因为免疫而明显降低(樊福好,2007)。PRRS疫苗毒可以在同群猪中相互传播,并且不能完全阻止强毒的潜伏感染(蔡雪辉,2004)。由于PRRSV各分离株之间存在着广泛的抗原多样性,根据某一PRRSV分离株制备的疫苗是不可能有效地保护猪群对抗具有抗原差异的PRRSV野毒株的感染的(崔尚金,2005)。因此不能指望依靠疫苗来控制PRRS(杨汉春,2005)。

四、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的传播

据权威媒体报道,PRRSV的传播速度缓慢(Benfield1999),它在猪群间传播的可能性如此之低,以致于感染猪很难感染同圈的其它易感猪(Torremorell1997)。Houben等(1995)发现,即使同窝内传播差异也较大,同窝内有些仔猪的血清转化早在6~8周龄,有些可能在10~12周龄,有些直到12周龄即监测的最后阶段,仍无PRRSV感染。这似乎与本病传播快、波及范围广等现实状况相矛盾。

众所周知,猪只感染PRRSV的途径很多:a、阳性公猪精液带毒,这些精液可以感染受精母猪;b、带毒母猪可以垂直感染胎儿;c、阳性哺乳母猪通过其粪便、尿及腺体分泌物长期向周围环境排毒,只要仔猪体内存在亚中和水平的母源抗体,感染PRRSV的几率将加大;dPRRSV弱毒疫苗的免疫接种使得猪群在极短的时间内全群带毒;e、廉价带毒同源性饲料(如血浆蛋白、骨粉等)的使用;f、带毒猪排泄物或病死猪污染水源……这些途径应该比将阳性猪(如发病猪或耐过带毒猪)与易感猪同圈饲养传播本病来得更直接,风险和危害也更大。

      总之,目前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在我国之所以流行甚广、危害巨大与相关人员缺乏生物安全意识及生物监测措施执行不力有直接关系。

五、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的综合防控

中国是名副其实的养猪第一大国,但也是名副其实的猪病第一大容器,光“综合征”就有一大箩筐,如猪呼吸道疾病综合征、皮炎肾病综合征、断奶仔猪多系统衰竭综合征、“无名高热”综合征等。“综合征”,顾名思义应当综合防控,过分依赖某一措施极有可能让养猪生产“赔了夫人又折兵”。如猪呼吸道疾病综合征(PRDC)多由病毒、细菌、支原体、寄生虫及饲养管理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所致,联合使用药物也只能解决它能解决的那一部分问题,无论如何是替代不了加强饲养管理的,因为粉尘超标、有害气体超标、霉菌毒素中毒、营养不良、饲养密度过大、贼风等问题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有效处理,我们确实很难真正控制猪呼吸道疾病综合征。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的防控更是如此。

1、严格检疫,慎重引种:带毒种猪是猪场PRRSV的重要来源,母猪带毒影响一窝,公猪带毒影响一坡,盲目引种极有可能将新的PRRSV毒株带进自家猪场,“旧的不去、新的也来”,则悔之晚已。

2、定期检测,果断淘汰:定期对种猪群进行PRRS血清学检测,一旦发现带毒种猪,应果断淘汰,尤其是种公猪更应如此,如此则建立阴性种猪群有望。

3、及时诊断,坚决隔离:当怀疑有本病发生时,应尽快确诊,隔离并妥善安置病猪,避免其污染环境,同时加强猪场、猪舍和猪群的卫生消毒。

4、综合防控,改善体质: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的危害在于破坏机体自身的免疫防护系统。一方面使机体清除体内各种病原微生物及有害物质的非特异性免疫能力减弱,甚至丧失,以致于一些前所未有的或以前很少发生的猪病(如副猪嗜血杆菌病、链球菌2型感染、猪附红细胞体病、猪传染性胸膜肺炎等)也出现了暴发流行,尤其是混合、并发或继发感染日显增多。另一方面削弱机体特异性免疫机能,造成机体免疫失败。因此,非常有必要对PRRSV感染猪群有针对性地定期使用药物,以有效控制其继发感染:

a、荷本泰妙灵+荷本氟特(左旋氟苯尼考)等防控猪支原体肺炎(喘气病)、传染性胸膜肺炎、猪痢疾、增生性肠炎、仔猪副伤寒等;

b、荷本泰妙灵+荷本立康(复方磺胺氯达嗪钠)防控猪支原体肺炎(喘气病)、弓形体病、传染性萎缩性鼻炎、大肠杆菌病、巴氏杆菌病(猪肺疫)、链球菌病等;

c、荷本泰妙灵+荷本阿美舒防控猪支原体肺炎(喘气病)、副猪嗜血杆菌病、大肠杆菌病、巴氏杆菌病(猪肺疫)、链球菌病等;

d、荷本泰妙灵+荷本多美欣防控猪支原体肺炎(喘气病)、附红细胞体病、链球菌病、沙门氏菌病等;

e荷本伊星(阿苯达唑+伊维菌素等)同时驱杀猪群体内各期线虫、吸虫、绦虫及血虱、疥螨等几乎所有外寄生虫;

f荷本赛诺津(环丙氨嗪等)抑制蝇蛆蜕皮,从根本上减少蚊蝇滋扰;

g同时辅以优维舒直接补充氨基酸、维生素、低聚糖等机体代谢的基础营养物质,促进机体损伤的修复,增强机体免疫调节能力,促使抗体产生,提高机体抗应激能力及抗病能力

  上述方案对处于免疫抑制状态而又迫于猪瘟、伪狂犬等免疫接种压力的PRRS阳性猪群同样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处于相对健康状态的猪群免疫接种的效果更好。总之,任何有利于改善猪只体质的措施对PRRSV感染猪群都是必需的。

参考文献(略)

作者简介:梁大明,执业兽医师,研究方向:预防兽医学。

-

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机场路王庄工业园    邮箱:1421400505@qq.com    电话:010-51731802    Q Q:1421400505

京ICP备13043051号